“你无愧却留我们一辈子思念……”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6-23 06:26 阅读:

  在风华正茂的年纪,在殿堂和田垄之间,她选择了告别繁华,扎根基层。扶贫攻坚,反哺家乡,她有情有义。突遭山洪,不幸遇难,她离去,留下哀悼无限。今夜,一起送别一位

  小巷里泥水遍布;燕子在潮湿的空气里衔着湿泥在檐下筑巢;鸡、鸭、鹅、狗将它们游荡小巷的爪印带回农家的小院,使院子里印满无数爪形的泥印章,宛如月下松树庞大的投影。

  老人在走路时不小心失了手杖,那手杖被拾起时已成了泥手杖;孩子在小巷奔跑嬉闹时不慎将嘴里含着的糖掉到泥水中了,他便失神地望着那混水呜呜地哭,而窥视到这一幕的孩子的母亲却快意地笑起来……

  一个伟大的民族需要泥泞的磨砺和锻炼。它会使人的脊梁永远不弯,使人在艰难的跋涉中懂得土地的可爱、博大和不可丧失,懂得祖国之于人的真正含义:当我们爱脚下的泥泞时,说明我们已经拥抱了一种精神。

  如今在北方的城市所感受到的泥泞已经不像童年时那么深重了,但它仍然能使我陷入另一种怀想——

  想起木轮车沉重地辗过它时所溅起的泥珠,想起北方的人民跋涉其中的艰难的背影,想起我们曾有过的苦难和屈辱,我为双脚仍然能触摸到它而感到欣慰。

  我们不会永远回头重温历史,我们也不会刻意制造一种泥泞让它出现在未来的道路上,但是,当我们在被细雨洗刷过的青石板路上走倦了,当我们面对着无边的落叶茫然不知所措时,当我们的笔面对白纸不再有激情而苍白无力时,我们是否渴望着在泥泞中跋涉一回呢?

  李忠凯,因白发意外走红的云南楚雄大姚县的扶贫老干部。2007年考上公务员后,他一直奔忙在基层,扶贫、移民搬迁……基本踏遍了所有搬迁户的门槛。因为常下乡作息不定,劳累过度,他的头发变白已有时日。我改变不了头发变白,但能改变这里的贫穷。他更希望公众把目光聚集在基层干部和脱贫攻坚上。

  2015年,全国开展驻村扶贫,她主动报名。从此,安徽省金寨县花石乡大湾村曲折蜿蜒的山间小路上,多了一个瘦小忙碌身影。为了弄清村民的致贫原因,她走遍了全村37个村民组,白天走村入户,夜晚整理材料。很多人问我后悔不后悔?我说不后悔,我还是那句话,大湾村一户不脱贫,我就不撤岗。余静坚定地诠释着驻村扶贫干部的责任与担当。

  杨骅,重庆市忠县安监局派驻到忠县金鸡镇傅坝村的,因为突发疾病,他倒在了扶贫岗位上。同事说,并肩工作一年多,直到杨骅去世,才知道他是老县长的儿子。平日里,食堂炊事员做饭忙,他就帮忙洗菜、剥蒜;修建四好公路查勘线路,杨骅带头钻丛林、攀悬崖……不奋斗,世界那么大你靠什么去看看。这是杨骅生前最喜欢的一句话。

  王秋婷,云南大关县的扶贫女干部。驻村扶贫一年间,她曾走得双腿红肿,为村民们打通公路,劝回辍学的小姑娘,帮贫困户卖蜂蜜,直到遭遇车祸殉职那一天,她也是在扶贫路上。年仅26岁的她本来已经和未婚夫布置好了新家,准备要拍婚纱照了……时值脱贫攻坚关键期,有幸成为一名驻村工作队员,为脱贫攻坚奉献绵薄的力量,让挥洒着热血的青春奔走在打瓦村的每个角落。这是王秋婷驻村扶贫日志中写下的一段话。

  贵州省黎平县村民世代以农耕为生,杨正熙是从洋洞村走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为保留家乡即将消失的农业物种,他主动申请成为扶贫干部,恢复当地牛、稻、鱼、鸭共生共养的循环生态农业模式,帮助农民增收。他说:不是一个人逃离贫困的故乡,而是想让故乡一起逃离贫困。

  在吴书香之前,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官立堡村还从未迎来过大学生村官。从陷进泥里拔不出鞋,被老乡一巴掌打掉记事本,到成为干农活的行家里手,村民个个对她竖起大拇指,扎根于此9年,吴书香说,最大的收获是,让我找到了祖国。我能感到祖国就在我的村子里。我在村里好好作贡献,就是为祖国作贡献。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