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高考优秀作文安排上了还不快看!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9-05 06:13 阅读:

  hello,小伙伴们,贴心的小编又来了~一直建议大家每天阅读一篇高考优秀作文一篇官方时评,提升写作水平。今天就给大家安排了一波优秀作文哟,看着我的眼睛,你一定会读吧~

  倾听了不同国家的音乐,接触了不同风格的异域音调,我由此对音乐的“中国味”有了更深刻的感受,从而更有意识地去寻找“中国味”。

  这段话可以启发人们如何去认识事物。请写一篇文章,谈谈你对上述材料的思考和感悟。要求:(1)自拟题目;(2)不少于800字。

  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经济的一体化促使文化正在冲破国家、民族的壁垒。在频繁的国际文化合作交流中,如何不迷失自我,并向世界展现属于 中国的独特文化味,是我们需慎重思考的。

  首先我们要对自我有深刻的认识,什么是独属我们的中国味?以音乐为例,要认识音乐的“中国味”,需要我们广泛地接触、聆听中国各式的曲调, 辨析我国不同民族乐器的差异,体会悠扬的乐曲中传递的文化情怀。

  当然,这只是我们认知中国味的方式之一。倾听了不同国家的音乐,接触了不同风格的异域音调,我由此对音乐的“中国味”有了更深刻的感受。聆听过西方音乐强烈的节奏感,感受过西方音乐对于力度、强度的极致追求, 我更能感悟到中国音乐独有的柔和委婉、细腻淡然。“中国味”的音乐尚虚 无、讲韵味,追求空灵的意境,这些教科书上的抽象的文字,在聆听、比较异域音调之后变得具体而真切。因此,除了深入探究自身特点之外,接触各 具特色的同类事物更能唤起我们对于自身文化的认同感,从而加深我们对自 身独特性的认识。

  认识音乐如此,认识其他艺术门类,乃至世间万物皆是如此。如果我们在认知的过程中仅仅将目光锁定于所要认知的事物本身,感触和认知终究是 有限且浅层的,我们会受自身见识、感受所局限,为传统的观念、固化的标 签所左右;而广泛地接触各具特色的同类事物,将认知对象放到一个更为纷繁复杂的背景中,对事物间的差异性进行感受和比较,才能获得对事物最为 鲜活、直观的感受和认知,才能更为准确地定位认知对象。

  而当我们通过比较对事物的独特性有了深刻感知之后,我们方能获得动力和方向,从而更有意识地去寻找它。认知不是目的,将认知的结果转化为 实践,从而进一步寻找、发展事物的独特性才是最终的目的。任何不具特性 的趋同注定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想要在文化界限日益模糊的当今世界中拥有足够的文化自信,仅仅对所谓的独特性沾沾自喜是远远不够的,必须 要以谦虚、开放的心态去审视存在的差异,在不断地挖掘、融合的过程中重 塑出无以替代的独特的中国文化。

  重塑中国味的文化如此,塑造一个独特的自我也是如此。在比较中寻求自身的特点,在接纳、重塑的过程中成就“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在历史的回眸中,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民族拥有其厚重的历史文化,成就着这多滋多味的中国味。

  中国味是“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中对恋人的思念,她在帘卷西风中,人比黄花瘦地等待着,她对明诚的等待坚如磐石,衣带渐宽终不悔。无言的爱孕育那份心酸,中国味是无尽含蓄的等待。

  中国味是“问汝平生之功绩,黄州惠州詹州”的淡然。乌台案平息后,你的政敌为你在黄州划下了一方窄窄的土地,并判你一个“监视居住”,他们的丑恶嘴脸大笑着,要看你那高贵的头颅如何低垂。但你只是“一蓑烟雨任平生”竹杖芒鞋地淡然处之。中国味是安之若素的淡泊。

  中国味是“死亦为鬼雄”的豪迈。乌江边,天空已被染成血红色,你身边的士兵一个个地倒下,接着,爱妃的自刎更使你怒不可遏,你和着四面的楚歌,在乌江边将自己的一腔热血洒向那奔腾不息的乌江,你知道,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但你亦知道,跟随你的三千子弟一去不复返。你自人愧对江东父老,愿以死来保全他们以后的安定生活。中国味是不惧生死的豪迈。

  中国味是我心一片磁石针,终向南方心不改的忠贞。在蒙古铁骑入侵,国破家亡,在惶恐的滩头,零丁洋里叹零丁的世界,你被俘虏,他们威逼利诱你投降,你只选择了三条路:腰斩,活剐,下油锅 。你皆不怕,秉着“我以我血荐轩辕”的信念。中国味是无畏的忠肝义胆。

  中国味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坚定;中国味是“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的淡定;中国味是“曳尾涂中”于濮水临竿而钓,夜梦蝴蝶的逸出尘世;中国味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辟天下寒士具欢颜”的忧思情怀;中国味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文人志向;中国味是……

  透过历史的眸子,中国味是中国几千年来历史文化的厚重沉淀,它给我们以信念,给我们以坚定,给我们以淡然,给我们以从容,给我们以力量,给我们以坚强的后盾………

  当你听到巴赫的《G弦上咏叹调》时思索幻想沉醉落泪,然后你结束浪漫的交响乐之夜。回到家中你沏上茶,点上禅香,一人坐在那回想一天的所为,这时你可能想要的是一首《浔阳曲》,一首大珠小珠落玉盘,惊起江滩宿雁的如水一般的曲子。我们往往在阅历了各种异域文化后オ感悟到中国文化的独特,它们有那么多共同,也有那么多不同。

  1854年,美国作家梭罗的《瓦尔登湖》面世,为世人展现了他居于霍尔威尔的两年,也展露了他通过这样一种“隐”的方式思考自己内心的冲突与痛苦,寻求一种真正和谐和平静的境界。而在中国,在梭罗出现的一千多年前,有一位“性本爱丘山”的陶渊明每日“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陶替的文化性在于他的隐士性,他和一干年后的梭罗遥相呼应,在对世俗、自然、人性等方面的重合越过了东方与西方的边界。陶潜的隐士性不仅在于其“守拙归园田”,更在于他朴素隐喻的文学风格。他的哲学不是高谈阔论,却也是种恬淡的藏匿。把想法藏于表面的淡然中,这就是中国人的哲学。

  如果你只懂中国文化,那你一定不懂中国文化。文化需要对比。中国的文化是一种月亮的文化,它没有西方的热烈、浓郁,却有一种含蓄沉寂的忧伤。从古至今,或思乡或壮志难酬,我们做的都只是金樽对月,只有月亮才能打开中国人的忍与默,只有月亮才能同销万古愁。而在西方,我们会努力去做个伊卡洛斯,即使是消亡也选择这样一种悲壮的结局。西方文化带有一种浓烈的个人英雄主义,它的来和去都很大声。就是在这样的对比下,中国文化的不同才更为彰显,才会更加展现其迷人之处。文化是串在一根线上的珠子,共情是那根线,而线上的珠子彼此有自己的光泽,我们的光泽不会因为其他珠子的完美而黯淡,保持光泽的唯一秘诀就是相信它会发光。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社会上掀起了追捧外来文化的风潮。在对外来文化的追捧背后是我们对自己文化的丢失。外来文化的侵入让有些人恐慌,于是他们去抵制,因为他们害怕被奴役。而正如龙应台说的,如果中国文化不想被奴役,那13亿人就要拿出不被奴役的创意。限制其他文化从来不可能达到提高自己文化的目的,这更可引申至为人上。比较从来不会是种打压,因为比较而挫败只会有一个答案,就是挫败的一方更弱。比较不会注定带来失落,只要你有自己的闪光点,他人的亮点只会反射出我们自己的不同,低能的人最大的特色是埋怨他人的优长而恣睢自己的无能。

  无论是对待文化还是对待自己的人生,我们要坚信黑夜是一个舞台,一颗星星的光芒从来不会遮盖另一颗星星的闪烁,因为它们的明亮都来自自身的能量。每一颗星星缺一不可地出现在黑夜,オ有一种美丽叫星空。

  三声弹奏,一点泛音,一曲《梅花三弄》,勾出一季白雪纷飞,描出一枝傲骨寒霜。点点灵动,声声温婉,万千心灵必能为之一震,我想,那大概是一种共鸣吧。我们从民间拾起那几近湮没在岁月长河中的国乐,尝试着从《阳关三叠》《高山流水〉中找寻那一抹“中国味”,寻找那与生俱来埋藏在灵魂深处的东西。那是民族,是文化,亦是生命,是一株被风雪淹埋的寒梅,是满眼云烟后的那一束微弱的光。

  我想,这应当是源于一种失落。我们希望找到种民族之味,这是一种文化自信之感。在全球化主导的今天,欧美、日韩文化逐渐占据了所谓文化事业的主流地位。看着始于我国的端午节甚至汉字被他国拿去申遗时(即使没有成功,愤懑不平的我们依然感受到了一种缺失,我们渴望找到、捍卫属于自己的民族特色。从《经典咏流传〉到《国家宝藏》,我们看到了一代又一代人的探寻,从传唱诗歌的乡村教师,到坚持古法制取颜料的仇庆年老先生,我们将他们称为匠人,给予他们最崇高的敬意,我们开始努力,并一直努力着,让中华民族再次以自信、美好的民族文化精神,屹立在这“东方日出之地”。

  我想,这也应当是源于一种博观。许渊冲先生用自己大部分的精力,笔耕不辍,将我国大量的诗词、文学作品译成外文出版。我们敬佩于他的毅力与決心,更认同于他对文化交流所做出的卓越贡献。我们在对外开放中看到了不同文化的绚丽多彩,我们对这光辉灿烂的世界文化之林有着难以丈量的热爱与憧憬。博观之后,我们懂得,我们不可能在文化复兴之后,自以为是地闭门造车,更不可能在文化复兴之前,全盘否定,肆意挥霍。“去其糟粕,取其精华”自不必说。文化在交流中产生,文化在交流中进步。我们想要海纳百川,就应当用我们灵魂深处的东西,去回馈世界。

  我想,这还应当是源于一种感悟。我们希望找到一种生命之味,这是一种使命归属之感。“中国味”埋藏在灵魂深处,却又正是“中国味”造就了中国人的灵魂,它时时提醒着每一个中国人应有的使命。因为这使命,邓世昌选择了撞船沉海;因为这使命,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上声色俱厉、义正词严;因为这使命,中华民族这头沉睡的雄狮终于苏醒了。

  沈从文在给张兆和的信中如是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我想“中国味”亦是如此。我们携着这心底的生命之味,即使走遍千山万水,依然经不起一曲秦腔的荡气回肠,或半句曲笛的婉转悠扬。生活在东南亚的潮州人,他们始终称自己为潮州人,并为金漆木雕大神龛的修护,筹措大量的资金。而那下飞机后轻吻故乡热土的人啊,是否也在探寻着自己心底的中国味道?“中国味”是生命之味,寄寓了我们对故乡的无比怀念之情,也正是这“中国味”,给我们带来了归属感和幸福感。

  我们热爱梅,只因为它自信而不张扬,芳香而不霸道,即使零落,也“化作春泥更护花”。我们寻找"中国味",找那民族之味、文化之味、生命之味,是因为这“中国味”带给我们的,是失落之后重拾的自信,是博观之后学会的认同,更是感悟之后,体味到的归属和使命。

  我们应当如何认识事物?一种途径是步上阳关大道,直截了当地从该事物入手,纵深展开了解;另一种途径是走入曲径,在错综复杂的小路上逐渐靠近该事物,通过找到它与其他同类事物的个性与共性,发现内在的联系来抵达本质。纵然,前者在认识事物的过程中不可或缺,然而我们更需要打开眼界,尝试走走曲径,方能加深认识。

  对于认识音乐“中国味”亦然。接触异域音乐有助于我们对音乐中国味有更深刻的感受。

  若是仅仅专注于钻研音乐“中国味”,独照隅隙,鲜观衢路,陷人柏拉图所说的“洞穴假象”,那么得到的结果往往是孤立的、片面的,而脱离了其他乐种的音乐“中国味”,便失去了这个特殊符号所承载的意义。

  相反,接触其他音乐风格,能让我们在比较中发现音乐“中国味”的独特个性。当风格迴异的音乐类型相遇,碰撞出绚烂的火花,在比较的过程中,其个性更加淋漓尽致地展现,而乐种的独特个性,正是其区别于其他乐种的原因,是其精髓所在。正如林语堂所言:“在艺术作品中,最富有意义的部分即是其个性。”从乐器、节奏、旋律等多个维度比较,勾勒出音乐“中国味”的各个用以辨识的特征,便能对音乐“中国味”形成更为清晰的认识

  同时,倾听多种多样的异域音调也有助于找到它们和音乐“中国味”的共同之处,发现它们之间紧密的联系,从而对音乐产生全面的普遍的认识,再把对于音乐共性的理解映射到对音乐“中国味”的认识上,将音乐“中国味”置于庞大的知识网络中,并且准确定位,以达成真正意义上的“深刻认识”。钱理群教授所注重的知识的“通”、思想的“通”,大抵如此。

  基于对音乐“中国味”的深刻感受,我们会更有意识地寻找“中国味”,甚至创造新的“中国味”。因为对音乐“中国味”已有了深刻认识,具备了辨识和品鉴的能力,在接触中国音乐时,提取知识寻找“中国味”的过程便更加自然顺畅,当理性认识的“应然”与现实感受中的“实然”相符合,我们获得的是志趣之乐,感到豁然开朗。不仅如此,甚至在异域音乐中,也可能会有“中国味”隐约的存在。交融的文化没有清晰的边界,不论是在纵向的时间轴上,抑或是横向的地域坐标上,都有待更深更广的体悟和挖掘,与此同时,音乐“中国味”被赋予新的内涵,注人新的活力,因此,我们对音乐“中国味”的认识会随着音乐“中国味”内涵的演化不断流变。

  幽深处的音乐“中国味”本质,需要我们踩过一条条曲径来抵达。冲破视野的局限,将认识多元化、全局化,才能在山重水复处,觅得柳暗花明村,那种境界,一定别有一番洞天。

  音乐,作为人类情感语言的丰富表达,可以称得上是我们生活抽象、深透而又敏感的一 方角洛。从奏到唱,从古至今,从内及外,多样的音乐形式,让我们在领略品味的同时,认 识、感受并思考着生活的种种。

  于我而言,古筝、琵琶、二胡……这些镌刻着“中国风”的乐器,似乎称得上是我音乐的启蒙。那些音域宽广、极富表现力的演奏,似乎天生就带着一种浓厚的、刺激产生归属感和认同感的气息。我把它归功于乐器和乐曲独特的魅力,独特的“中国味。直到有一次, 有幸看到了方锦龙先生的演奏。他用一把琵琶,将古琴、京韵大鼓、印度的西塔琴、西班牙的响板、吉他等乐器形式悉数演示。震撼之余,更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音乐其实没有国界。难怪有人会感慨,在异国的音乐、异域的音调中,依然能看到“中国味”的影子。是的,纵使音乐本身可以跨越时间、空间、形式以及语言,但音乐背后承载的其实是生生不息的文化浇灌和历史积淀。我们对于“中国味的感知,本质上就是一种根植于心的文化自觉。

  其实,音乐的传播或许有着更大的深意。对这些中国风格、中国特质的乐曲的精细化探索,不只是一次艺术的交流共享,更是我们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一种反哺。我们理应相信, 中国音乐能在世界层面上得到更好的弘扬和传播。这不仅是我们作为泱泱大国的文化自信, 更是吾辈应当肩负起的传承文化的使命。

  这是一个绝不止于音乐的命题,而是一个不只有“走出去”,更有“找回来”的过程。贝聿铭先生留美数十载,为各国设计各式建筑,斩获无数奖项,却依然强调着自己在中国度过的少年时代,乃是血统里的根。他所经手的香港中银大厦,恰到好处地代表了“中国人的雄心”;晚年退休前所设计的苏州博物馆,有着他对中国文化、东方艺术透彻的领悟和表达, 也是他为家乡留下的小小纪念和贡献。

  艺术和文化之所以能够百花齐放、生生不息,就在于我们对待它们时开放的心态以及智慧的眼光。一种“中国式的眼光”,绝不是“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的盲目自信,而是一次博观约取、去粗取精的理性加工;也不只有从墙内望向墙外,不同的身份和视角都 可以在同一座城池里观赏到不同的风景。费正清先生主编的《剑桥中国史》,乔舒亚首提的中国模式的世界价值……这些外来人的视角,同样为我们反观自身,提供了有益的思考和解读。

  所以对于“中国味”的感受和寻找,我想可以做一个富有禅意的解读。初识,看山是山, 看水是水,耳闻目见即为所得;再瞧,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是本位色彩浓厚的“拿来主义”;到最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是一种成熟、智慧、宽容大气的览物之情。文化以及艺术,因其多样,或许有不同的味道,但站在整个人类文明历程的宏大视角里,它们该是同一副模样。

  在世界文化的盛宴中,有一种味道叫做“中国味”。近代已(以)降,这延绵千年的中国味道有些变淡了,而西方文化正在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前不久,《复仇者联盟 4》受到了漫威迷们的疯狂追捧,在中国收获了很高的票房。令人可喜的是,我们也有了“中国芯”的《流 浪地球》,它再一次唤起了我们那有些淡去的电影文化的“中国味”。

  从客观角度而言,世界文化有着各种各样的风味,我们自然可以兼爱其味。可是随着文 化霸权主义的兴起,这酸甜苦辣咸的各色风味却渐渐被同化兼并了。与此同时,快节奏的生 活使大家不得不适应“快餐文化”口味……

  从主观层面说,“文化盲从”则是我们的文化“中国味”渐渐淡去的更为重要的原因:

  不可否认,每一种文化味道都有着深入骨髓的美好之处,可是我们不能盲目地“尝鲜”,仿佛没有紧跟上去就会错失“美味”。否则,一味“盲从”就只会使自己沦为乌合之众,为潮流所裹挟而茫然不知所措,以致引发马太效应,使文化向着单极化发展。如果只有“漫威英 雄”的世界就像一锅单调的汤,没有像“中国方案”一样的肉骨头,那应该是没办法烹调出 美味的骨头汤的。

  究其根源,我认为是由于缺乏清醒的“文化意识”。正是没有清醒的“文化意识”使得个体乃至群体的“文化自信”动摇了,这就像是多米诺骨牌层层相扣。对自己民族的文化没 有足够的认识和深入理解,就会在选择时产生困惑和犹豫,无法理性品“味”。对于每一种文化之味的食髓之处,我们自然要如鲁迅先生所说的“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 但这仍不妨碍我们保持清醒的“文化意识”,识别每一种味道。因此,“文化盲从”也是一种群体性的无意识行为,是个体没有强有力的内在驱动力的结果。我们要摒弃“别人的就是比我们的好,,的错误观念,用“冷眼”筛选自己真正适合和喜欢的文化口味。

  要说,文化“中国味”是深深根植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文化基因,我们不缺“中国味”,而是要强化一番。自然,我们耍呵护我们文化的“中国味”,不仅要冷藏保鲜,还要辅以佐料,以宏此味。我们也要“拿来”其他文化风味的优质调料,正像用小提琴来完美演绎越剧《粱祝》之味一般。

  同时,我们的文化“中国味”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我们要像《流浪地球》为科幻电影注 入中国滋味一样,从好莱坞口味里挑出一丝精华来为我们的文化“中国味”调出新口感,只 有如此,才可以抓住大家的食髓之欲,找回我们那有些淡去了的文化“中国味”。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