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伤感美文 > 伤感故事

伤感故事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9-06 05:04 阅读:

  我叫白晓,今年十七岁,刚好初中毕业,我的梦想是演艺,我在初中一直喜欢着一个人,他叫关尧。十七岁的我初中毕业了,一张合影之后都离开了,没有伤心;没有流泪;没有微笑;没有言行。第二天,我买了最晚的一趟去往...

  感情经历过,每天忙碌着工作,但是我是做什么的?每当别人问我的时候我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一般就说我做互联网的,具体做什么的?其实有时候挺会说的,但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每天忙碌着,自从创业以来什么都变...

  和同事聊天,是从她发来的一条消息开始的:你要相信,生命里遇到的每个人、每件事,都有它的价值和意义,有些人教会你爱,有些事教会你成长,至少在曾经某个时刻,你明白了生活,也懂得了自己。“我们分...

  回老家一进村就看见老憨叔家老石头房子拆了,几个大娘告诉我拆了盖楼房。到家后母亲告诉我说,你老憨叔死了,有一个多月了,给别人盖楼房回来坐三轮车翻车砸死的,开车的是本村的贾耙,也是没有钱,赔了老憨叔家15...

  夜已深了,窗外的风仍没有停歇的意念,肆无忌惮的虐待着已被冬天折磨得光秃秃的树干。地面的纸片被无情的卷到空中,一阵乱舞之后迷失在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他乡。风,一个劲拍打着窗户,一波强似一波,似乎是在宣告什...

  感情的世界里,常常最想要去感动的那个人,往往无动于衷,却在过程里把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恰好一个月,你的消失,没有演绎,记忆却还如此清晰。记得那天,还是在公交站台的后面,你的手搭在我肩上,突然说,我就像...

  编辑荐:你曾说你会来到我的城市和我偶遇,但现在我想是不可能有了,你已经决定走了,离开了我的世界,只是我自己却还在这庸人自扰,可悲亦或可叹。也许,是太想念,又或许,是不甘。我想你的时候,你肯定没有想我。...

  编辑荐:此一别,绝了我的山林,别了我的木屋。历练两年,我发现自己已经早已爱上了你,爱上那个曾经让我操心的女孩,爱上了那个曾让我散失性命的那个女孩。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那是你的一时好奇惹来的杀身之祸。孤...

  两种唯一城市夜晚的灯火太过于绚烂以至于我看不清人群中故人的脸光环影迷间往来一片薄冷微熏中交错一点既然已经决绝那就不要再看别等到尘沙漫卷迷了眼空凄然这一条小路每经走时都要路过一条小湖边湖那头的风景总会在...

  老井对面住着一户人家,这户人家的屋场特别好,符合风水先生的八卦之相说。坐北朝南,背靠一座大山,犹如一把太师椅一样。房屋后山上长满了苍翠浓绿的百家竹,这也象极了贤人雅士所向往的宁可食无肉,...

  雪现我叫林河,25岁,是混迹在这座城市里千千万万名上班族的一员,每天按时上班,结束一天的工作后再下班。对于这份工作,我说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只是老老实实地做着,过着平淡无奇的每一天。对于某些人来说...

  相遇就是一辈子那年,我才14岁,因为身材瘦小,皮肤比较黑,家境也不富裕,所以那时候我十分的自卑,连看女生一眼都不敢,更不懂得什么是爱情。只是觉得别人对我好。我也就要对她好,我和她的故事就这样悄无声息的...

  她在网吧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玩英雄联盟。用的是冰霜女巫丽桑卓,她说:“对不起,我不该惹你生气的。”他没有说话,但是手上的动作还是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就是这么一瞬间,他没来得及按...

  荷花是一个淳朴的山村小姑娘,小小的她却有着别人没有的经历。荷花出生在云南省的一个小山村里,他的父亲是村里第一个高中生,高中毕业后便在一家矿窑里做出纳,虽然不是很富裕,但在十里八村也算是个“...

  深秋,白杨树叶将尽光秃,微冷的晨曦变得老态龙钟,迟钝了一阵儿,才缓慢的拨开浅灰的云层,挤出了几丝亮彩。风,刮过窗棂在墙角打旋,只听得“哗啦”的树叶声,偶尔碰响了紧闭的一扇红门,...

  细雨绵绵的日子就这样持久蔓延,少年时常在想,这老天爷真是个娘们,难道每天都在赌气撒娇。美娇娘泪沾衣襟的娇羞模样,令人欢喜恋爱。可是爷您美吗?少年的心里不禁微微抖动着。甚至于最终捂着肚子笑弯了腰。他不禁...

  编辑荐:他头顶蓑笠,只见微微上扬的嘴,寒暄了几句,他们便同舟远行,火鸟虽去,却涂抹不掉那温暖的回忆,带着这段往事,清道夫将继续寻觅他的诗与远方。又是一个漫长而孤寂的夜,他端坐在藤椅上凝视窗外。黑暗吞噬...

  很久很久以后,我重新回到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学校,物是人非,看着周围一张张陌生的脸庞,感慨万分,那一年我高四。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认错人这个问题,更没有想过刚回来这个学校的第一天就发生两次误以为是你的情...

  编辑荐:记得后来我有次问你我在你心里的位置,你说超越朋友低于恋人的存在。时过境迁,这个季节依旧如期到来,而你却变成了那个存在于心底的那个无法被替代的存在。深秋,清晨的风带着些许的刺骨的寒,我紧了紧领口...

  张老五对张老大记恨了一辈子,张老大就没有当老大的样,他亲娘下葬那天都没回来,不知是故意还是有其它原因,反正是没回来。张老五敲开了全村人家的大门,无论大人小孩,给开门的人都磕了头、鞠了躬,这个地方就是这...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